第124章 定虞阳(七)
书名:大尧指挥使 作者:采花的狐狸 本章字数:229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20:13:16

只不过这个小护卫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。

以宫子越这个空有境界的大少爷,自然比不过经历过生死搏杀的宫家护卫。

护卫想要隐藏身形,凭宫子越的实力,根本就发现不了。

但是徐奕可以。

就在宫家护卫一路尾随着宫子越来到山林是,徐奕也提了人往这边来。

当然是一眼就看破了宫家护卫的虚实。

按照徐奕的实力,护卫根本连他的正脸都不可能看到,就被敲晕过去,扔在了城门口。

宫梦斌听说了护卫的遭遇后,也觉得事情有些不正常,今天特意亲自跟过来查看。

徐奕自然也发现了跟随而来的宫梦斌,只不过徐奕没有说破而已。

“走吧,”徐奕拍了拍宫子越的后背,“今天带你去个地方,检验一下你这两天的成果。”

“去哪?”宫子越疑惑道。

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徐奕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拉着宫子越进了县城,七拐八拐地带来了翠香院。

徐奕往周围一瞥,很快就看到了一处标记,‘3,4,和一个纸鸢’意思是说,陈慕然正在三楼第四个房间和红鸢滚在一起。

“走!”徐奕拉过宫子越,一把卡住他的肩膀,施展轻功带着他直接跃上了三楼。

“喏,就是那个房间,去打开看看?”徐奕指了指第四个屋。

有眼力的客人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,连忙转头就走。

有个龟公大着胆子过来,“这位客官,我们这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徐奕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,给打发走了。

宫子越似乎想明白了什么,喘息声开始粗重起来。

“干嘛站着不动啊。”徐奕轻笑一声,“不想去看看你的老朋友们?”

“想想看吧,你求着我,要我教你武功为的是什么?你练习杀人又是为了什么?你想报仇,对不对?现在好了,你的仇人就在里面,现在正是他最脆弱的时刻,上!干掉他!

我知道,你是不想见到里面的场景吧?你最喜欢的花魁姑娘,正在别人身边……”

“不要说了啊啊啊啊啊!”宫子越又一次陷入了昨天那种巨大的情绪波动中。

此时的宫子越更像是一头凭借本能行事的野兽。

宫梦斌一看不好,就要现身去阻止宫子越,却听到一个声音直接传入耳朵:

“宫家主还是莫要轻举妄动,否则对你们宫家,还有我都没有好处。我劝宫家主还是好好看完这场戏,放心,宫家还有你儿子都会安然无恙。”

虚境高手!这是宫梦斌脑海中率先浮现的念头。

哐当!

脆弱的大门被一下子踹开。

房间里一眼望去没有人。宫子越抽出随身携带的细刃,直奔绣床。

陈慕然听到门响正要起身看看是怎么回事,接过一眼就看到了提着刀的宫子越。

“哟,这不是宫家那个废物少爷吗?怎么……”陈慕然话还没说完,宫子越举起刀就朝他扑过来。

此时陈慕然可没有什么防备,就连身上的衣服也只是披了一件大袖衫。

看到宫子越举刀刺过来,吓得呜啊一声,连忙躲到一旁。

这时候什么武功招式都不重要了,两人就在屋里开始了追逐战,一个跑一个追。

“不知道这位前辈究竟是想要做什么?”宫梦斌从角落中现身,来到徐奕身后。

“哎,算了,告诉你也无所谓。”徐奕没有回头,依旧饶有兴趣地看着屋内的景象。

“你知道此后虞阳郡就是尧国的地盘了吗?”徐奕问道。

“这么说,您是从要过来的大人?”宫梦斌答非所问,反过来问了徐奕一句。

“你也不需要在这里试探本座,本座也不需要瞒你,我乃大尧国校事府指挥使徐奕。奉大王之命,镇压国境内江湖势力。”

“那不知大人需要我们宫家做什么?”宫梦斌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看到屋里的景象了吧?”徐奕扬了扬下巴,“哎,你出现的太不凑巧了。本来我是打算让宫子越趁机干掉陈慕然,让宫家和巽风剑派的矛盾更加恶化……”说到这里,徐奕故意停顿了一下。

“宫家主知道吗?我校事府在虞阳郡的千户所还没有建成,也缺少一个管理千户所的千户,不知道宫家主可有兴趣?”

宫梦斌不愧是混迹江湖的老油条,“哦,我明白大人的意思了。大人是打算让我们宫家和巽风剑派的矛盾达到不死不休,然后再出售帮扶一把我们宫家,条件就是让我们宫家加入朝廷,是吧?”

“宫家主聪明绝顶,可喜可贺。”

看到徐奕很大方的承认了,宫梦斌狠狠喘了几口气,这才将心中的不安,愤怒统统压下去,声音平静地问道:“那不知大人为何选中了我们宫家?”

“你看,宫家建立大约两百多年,虽然说底蕴比不上那些像是离火剑派,巽风剑派那种至少四五百年的大门派,但比起那些传承只有四五十年的小势力强得多了吧?

对于虞阳郡江湖的形势,当然也比我这个外来人看得透彻。

所以,我需要一个了解详情的人帮我看管好整个虞阳郡所有的江湖势力。我想,宫家主应该是知道,前一段时间离火剑派广发英雄帖,邀请各门派共同对抗尧军,结果被屠灭满门的事情吧?

离火剑派灭门之后,各门派明面上收敛了一些,但有的门派暗地里小动作不少。我想,以宫家的实力,应该不会不知道,哪家门派是真怂,那家门派是装乖的吧。

怎么样,宫家主?只要你点头应下,我敢保证,以后虞阳郡第一大势力就是你们宫家。”

“大人这是要我投靠朝廷,出卖江湖,做那背信弃义之人?”宫梦斌沉声说道。

“宫家主怎么说话的?”徐奕的脸上古井无波,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什么是大义?只有跟随朝廷才是大义!

这可不叫背信弃义,而是弃暗投明。宫家主用词不当啊。”

“这……”宫梦斌沉默了。

“宫家主可要快些决定,”徐奕淡淡地说道,“那边快分出胜负了。按照原来的设想,结果一定是宫子越干掉了陈慕然,不过现在嘛,可就不一定了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